X
  • 中電智媒IOS版

  • 中電智媒安卓版

X

他們在電力發展史上留下奮鬥足跡

來源: 時間:2021-05-12 13:52

留言條的故事

  數載援滇路,一生護滇情

  筆者第一次見到王盛章老先生是在上海石庫門的老弄堂裏。夕陽的餘暉温和地灑在他和他的孫兒身上,有着説不出的寧靜與祥和。聽到筆者想要採訪他關於知青歲月的來意後,王老先生笑了笑,淡淡地訴説起年輕時去雲南上山下鄉那段刻骨銘心、驚心動魄的故事……

  1967年,王老先生18歲,血氣方剛、朝氣蓬勃。在北京某電廠鍋爐管閥班,他和大多數電力工人一樣,用錘頭一下下敲出國家電力事業起步的大廈基石。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八大會議作出了“國內主要矛盾是人民對於建立先進的工業國的要求同落後的農業國的現實之間的矛盾”的正確論斷。指示層層下達,一直傳達到王盛章所在的班組。年輕的他一躍而起,奔回家草草收拾了幾件衣服就準備隨着援滇的卡車去雲南插隊。

  臨走前,他突然想起了什麼,拿過一張紙,在上面迅速寫了幾行字:“爸媽,我去雲南了,過兩年就回來,不要掛念我。”沒想到,這張簡單的留言條,在他家桌子的玻璃板下,一壓就是幾十年……

  一路顛簸,一路歡歌。一車的年輕人懷揣着夢想和壯志,輾轉來到了雲南瑞麗種植橡膠樹,支援工業生產。彼時的“瑞麗”並不像它的名字那樣美麗,茂密的原始森林下是泥濘的沼澤,猿猴嚎叫着從樹頂攀援而去。這讓從大城市來的娃娃們都傻了眼。最大的挑戰不是要在這高山上種植橡膠樹,而是這大山中並沒有一處像樣的房子、一塊完整的農田。初生牛犢不怕虎,他們挽起袖子,拿起鋸子,就像在廠裏一樣,嗨喲嗨喲幹起了活,鋸樹幹、開農田,造房子,種莊稼。

  “你別聽着像是玩兒一樣,可危險着呢……”王老先生説。由於經驗缺乏,在鋸樹幹的時候,用力不均,樹倒時卻往人站的方向倒,其中一個年輕人被砸斷了腿。“那個慘叫,我至今忘不了。”王老先生擺擺手説。

  雖然住宿不好,吃飯也只能靠吃野菜,他們依舊要凌晨三點就起牀,去山上用小刀把橡膠樹劃個口子,然後用鐵桶在下面接着膠水,傍晚的時候再上山把桶收回來。一次,他們把桶放好之後,山裏下起了瓢潑大雨。下大雨,在山上就很有可能造成山洪。他們想到的不是辛苦搭起的房子要被沖垮,而是放在山上的鐵桶要被沖走。那是大隊不多的桶啊!十幾個青年想都沒想就衝進大雨,想去收回鐵桶。就在他們下山時,山上的溪水陡然變得湍急,千鈞一髮之際,王盛章急中生智,他和其他男同志脱下上衣讓其他人一起拽着,再繞住樹幹,形成合力才沒有被衝跑。

  事後,他們都嚇出了一身冷汗。和他們一起的有位上海小姑娘,家裏是中醫世家,她去山上採來了野薑、黃芪、當歸等藥材,熬製中藥對他們細心照料,在聽説了王盛章的事蹟之後,不由得對他產生了敬佩之情。雲南春天的雨絲纏纏綿綿,飄進了橡膠林,也飄進了兩位年輕人的心房。

  七十年代,上山下鄉結束後,王盛章作了上海女婿,隨着夫人來到了滬上,進入石洞口電廠繼續做一名電力工人。幾年後,他的父母來上海看望他和孫子,帶給了他一個小盒子。打開盒子,他的眼角濕潤了,那是他臨走時,留給父母的那張留言條……

  若干年後,每當他站在鍋爐上眺望遠方,望到祖國建設立起的高大煙囱,望到偉岸的風車隨風轉動,望到長江邊上林立的高樓,他都彷彿能看到在雲南的崢嶸歲月、雙親慈愛的臉龐,以及那張發黃的留言條……

  傳承援滇魂,守護電力夢

  筆者來到了電氣試驗現場,見到了戴忠——和和善善、嘴角總是掛着微笑的電氣檢修部主任。提起兩年的援滇歷程,他把筆者帶到辦公室,從抽屜裏拿出一張紙。看到紙上畫的大山、煙囱和戴着安全帽的小人,筆者不禁感到困惑。看到筆者面露疑惑,戴忠呵呵一笑,講起了他的援滇經歷。

  2014年是國家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時期,正值中部崛起理念提出第十個年頭,黨中央要求着力增強城鄉區域發展協調性、推動中部地區加快崛起。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更是通過了《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在黨中央的正確領導下,上海市歷來就有援助中西部欠發達地區的良好傳統。華能集團公司積極響應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號召,選派優秀的年輕技術骨幹奔赴雲南電廠支援建設。

  圖為戴忠工作照

  作為檢修公司團委書記,戴忠立即帶頭報名。經考察,組織決定派他和另外一位優秀青年幹部援滇。回到家,戴忠就迫不及待地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家人。可是他的家人犯了愁:戴忠的孩子才剛出生不久,父母年事已高,家裏正是缺人照顧的時候,戴忠不由得嘆了氣。他的妻子看出了他的心事,問道:“孩子長大後,在他眼裏,你想做怎樣的父親?”“當然是有責任心、有成就、能擔當的父親!”戴忠毫不猶豫地回答。他的妻子含笑點點頭:“我支持你!”

  支援雨汪電廠長達兩年,兩年之後,孩子已大,恐不認得父親。戴忠拿起筆,想要告訴孩子,他的父親是去為了祖國電力事業而奮鬥青春。於是,他畫下了這張留言條,交給妻子,等孩子稍稍懂事後,就把父親援滇的故事講給他聽,讓他在懵懂之時就記得要做一個甘願奉獻、有進取之心的人。

  援滇的列車緩緩駛入大山,隨着時代變遷,各方面條件都已改善,大家還是經歷了不小的困難。雲南雨汪,顧名思義,雨水旺盛而充足,山裏潮濕不堪,夏季悶熱、冬季極寒,援滇的同志多來自於江浙滬,飲食清淡,適應温和的氣候,因此很多人由於水土不服患上了腸胃炎。戴忠帶領大家成立臨時職工小家,實施“三聯三活”,聯心、聯建、聯動,活形式、活內容、活平台,通過外援單位與雨汪電廠的相關部門共建,共同開展慰問活動,把援滇人員的心聯在一起,搞活形式內容,通過讓外援單位健康人員輪流做“今天我是大廚”等生動的形式,逐步使大家適應雨汪的生活,為開展中心工作提供了有力保障。目前,這個模式也已經逐步推廣到檢修公司駐外項目工地上並得到廣泛認可。

  工作的重中之重是協助雨汪電廠改善管理、提升技術、提高效益。圍繞滇東電廠創建“兩型企業”, 在充分摸清滇東電廠“家底”的基礎上,戴忠每天坐巡視工作車四小時以上,在海拔1665米的大山中,於相距幾十公里的杆塔之間往返。在他的帶領下,電氣檢修團隊共完成了外水35KV杆塔避雷裝置安裝、開關櫃更換、三級泵站變頻電源優化等技術工作,使單機每天降耗可降低成本1000多元。此外,他還主持修編了維護人員巡檢、電氣一次二次檢修工藝規程等制度,積極推行設備分管負責制,夯實了電廠專業管理基礎。他把電氣檢修品牌打到了雲南,此後,國中西部電廠紛紛向股份公司培訓中心申請定向培訓生名額,為集團公司輸送一批又一批技術技能人才。

  2016年,援滇期滿,戴忠回到家,見到了闊別已久的妻兒。孩子略帶陌生地靠近他,手裏捏着一張紙。他接過紙,原來正是兩年前他畫給孩子的留言條。不同的是,戴着安全帽的人的身邊,多了一個小小的人兒牽着他的手,那小人兒的線條稚嫩又可愛。戴忠笑了,孩子終究是聽懂了他的故事。

  (徐霆 馬煜)

責任編輯:高慧君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


地址:北京市豐台區南四環西路188號7區18號樓

郵編: 100070

Copyright©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中電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電力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